歡迎光臨洲旭電路科技有限公司官網
400-8121620 周一~周五, 8:00 - 20:00
[email protected] 隨時歡迎您的來信!
同富裕工業區 深圳市寶安區沙井街道興業路
在線客服
熱線電話
  • 400-812-1620

微信公眾賬號

國產手機巨頭深陷虧損泥潭 三年虧損100億!

曾經,中興、華為、酷派、聯想四家公司,憑借各自在智能手機市場較高的市場份額,而被稱為中國智能手機產業和市場發展的代表,并被業內稱為“中華酷聯”。



 

隨著智能手機產業的飛速發展,彼時風光無限的“中華酷聯”,如今僅剩華為一枝獨秀,國產智能手機的第一陣營早就易了主。


前幾日,樂視去年收購的、在港交所上市的酷派集團也受到股東危機波及,如今的酷派,銷量下滑,深陷虧損泥潭。


事實上,關于酷派3年虧損100億,銷量跌出前十的新聞早已不絕于耳。


2015年,樂視出資21.8億元購買了酷派18%的股份,樂視成為酷派的第二大股東。


2016年6月17日,樂視再以約9億元人民幣增持酷派股份至28.90%,成為酷派第一大股東。


今年5月16日,酷派大規模裁員,將此前在中國區校招的300名左右應屆生解約,HR稱到生死存亡境地。


5月31日晚,酷派終于發布了2016年財報。然而,小編對酷派的虧損并沒有感到太多意外,但是看到高達42億港元的虧損數字,還是難免唏噓。


7月16日,曾經的國產手機巨頭酷派集團被曝估值遭基金公司下調85%。


7月27日,受樂視危機波及,酷派被銀行起訴,要求提前償還8000萬元貸款。

 

品牌單一,過度依賴運營商渠道


早在2005年酷派就在國內推出了第一款雙卡雙待手機,受到了國內三大運營商的青睞,彼時的通信運營商為了搶占智能手機市場紛紛進軍定制機市場,而酷派無疑成為了最好的選擇。


這帶來的結果是,借助運營商的推動,酷派一躍成為國產智能手機四巨頭之一,但也為日后埋下了隱患——酷派的業務幾乎完全依賴運營商,定制機產品占據其手機出貨量的的80%以上。


可是,運營商渠道并非是永久不變的,在更有競爭力的產品面前,酷派就顯得蒼白無力了許多。隨著定制機時代的結束,酷派的生意自然一落千丈。


早期運營商定制低端機的品牌形象也已經深入人心,即便是再有高端價位機型也很難改變。


大神,酷派最后的“救心丸”失效


曾經的酷派大神,品牌鮮明,用戶強勢支持。尤其是推出的大屏幕酷派機型。那時候紅米機型還未走強,在千元機市場中,聯想和酷派就是代名詞。


酷派ceo劉江峰:酷派目前的目標就是——活下來


然而,隨著運營商渠道的崩盤,線上被小米占領,線下被OV掠奪,千元機價位涌出了紅米、魅藍、榮耀等多款機型。


而酷派卻來不及布局自有銷售渠道,他選擇和360合作,推出奇酷手機。沒想到,正是這一決定,葬送了酷派最后的希望。


360與酷派以各占50%股份的方式,大神品牌與360手機共同建立新的品牌,名為奇酷。酷派的目的就是希望通過借助360的線上優勢,為酷派手機掘得一線生機。


但是后來酷派對樂視的生態體系抱有期待,“背叛”360選擇了樂視。最終與360不歡而散,酷派也因為被360指責違反同業競爭條例,將合并在奇酷的大神品牌拱手相讓。之后,沒有了奇酷,也沒有了大神。


然而樂視入主之后,酷派管理層經歷了大換血,產品線從90款精簡到20款。智能手機市場,其他頭部廠商的品牌效應已經建立起來。而酷派的重組的內耗加上市場競爭激烈,使得其一落千丈。


時至今日,酷派的創始人心灰意冷選擇退休,也就在情理之中了。


酷派的時代或許就這樣宣告結束了,又一家曾經的國產手機巨頭就這樣逐漸倒下了。


而據《南方都市報》消息,酷派旗下還有不少購置來的土地資產,這會成為酷派的救命稻草嗎?(手機報在線)


相關鏈接:

酷派手機已無力回天 誰來接盤?


8月3日,有傳聞稱,酷派國內業務重點轉型房地產業務,海外業務維持不變,另外,酷派高層近期仍有巨大的調整。

對此消息,酷派CEO劉江峰3日上午對第一財經記者回應稱,“現在什么都不能說,無可奉告,因為上市公司現在什么都不能說。”而在幾天前的中國電信天翼展上,劉江峰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,樂視對手機業務的調整對于酷派來說是一件好事。未來酷派是否會發生高層人事變動,他表示,“一切皆有可能”。

酷派官方也隨后回應稱,公司一直在積極尋求新的機遇和發展,目前正在準備資產重組的相關事宜,至于酷派轉型房地產一說,純屬謠傳。

但接近酷派消息人士對記者表示,此前一個月,樂視與多家地產公司談判,包括恒大、碧桂園等,這次接盤的可能是融創,“融創自營或者和京基合作。”據其透露,目前酷派現在資產價值最大的是“地皮”,信息港、松山湖以及科技園北區都是非常好的地塊。

不過,目前融創并未對此消息做出回應,京基相關負責人對記者表示,目前沒有聽說集團有(接手酷派)這個打算。

一個月內與多家房地產商洽談

作為一家24歲的老牌手機廠商,酷派曾經是國產手機四強“中華酷聯”之一,雖然一直過得磕磕碰碰,但在手機行業始終有著自己的一席之地。即便是離職員工,也能在新公司成為業務骨干,稱其為手機行業的黃埔軍校也不為過。

“但今年的日子確實過得有些難受”,一名從酷派離職的老員工說,去年的這個時候還對樂視入主后的前景有點幻想,但現在幻想破滅,一切歸零。

樂視網新任CEO梁軍曾在上個月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,自己出任CEO兩個多月以來,核心工作是調整樂視網的戰略,經過討論,最終決定:樂視網的未來業務重心應該放在電視上。圍繞這一調整,樂視視頻、樂視影業等兄弟業務都面臨著重新定位。而對于其他邊緣業務,梁軍的做法是:該砍的砍,該扔的扔。目前,樂視控股持有酷派28.87%股份,為第一大股東。

7月31日,劉江峰轉發了該文。

“事實上,此前賈躍亭是希望賣給碧桂園的,碧桂園想以聯合開發的形式,每年收取租金,這樣才能保證不會一把被賈躍亭將錢弄走,但是后來沒有談成,賈躍亭(資金危機)后就沒有功夫搞這邊了。”接近酷派消息人士對記者表示,目前酷派擁有一些地塊,科技園北區的那塊地是2008年經濟危機的時候,酷派創始人郭德英低價購入的,加上酷派信息港以及松山湖等地塊,酷派所持有的土地價值可能將近百億。

 “如果把這些賣了,整個樂視可能可以緩一會。”不過上述消息人士對記者表示,酷派的股東也不太同意相關方案,所以一直沒有談攏。而涉及到交易手續的問題,融創可能會自營或者與京基合作,但這個方案也還沒有確定。

但有熟悉地產業務的相關人士表示,對于地產公司來說,接手手機這種業務沒有協同性,如果并購的話完全是為了土地資源,但如果是注資的話,應該不會達到把地塊轉入名下開發的目的。

“研發用地轉變功能很難,而酷派信息港等地塊應該都是工業用地。”上述人士說。

誰來接盤“酷派”手機?

酷派官方稱,公司一直在積極尋求新的機遇和發展,目前正在準備資產重組的相關事宜。對于重組情況,劉江峰對記者表示,一切以公告為主。

事實上,樂視成為酷派的第一大股東后,賈躍亭曾經放出豪言,2年內,樂視+酷派要賣出1億部。當時的劉江峰也曾為酷派描繪宏偉藍圖:5年內銷量過億,并重回手機行業第一。如今,一個過去流水在幾百億的手機企業,市值已變成36億港元。

對于酷派的發展是否遇到了問題,劉江峰并未對記者做出回應,但他透露,新的手機產品已經在做準備,不久后將會上市。

但事實上,即便是一手將榮耀推上互聯網手機的“王座”,曾是華為終端業務高管的劉江峰對于此時的酷派也已經是“無力回天”。

酷派5月31日披露的未審計年報顯示,2016年酷派集團實現收入79.94億港元,同比減少45.5%,公司擁有人應占虧損42.1億港元,而該公司2015年盈利23.25億港元。并且因為虧損問題,出讓了一間附屬公司控制權和合營公司投資。而由于2016年業績延期公布,酷派于今年3月31日起停止交易,至今尚未復牌。

此外,7月11日,酷派集團被深交所調出深港通中的港股通名單。7月14日又遭內地一基金公司大幅度估值調整,按照0.11港元進行估值,下調幅度高達85%。

8月1日,劉江峰在個人微信轉發了一張圖片,圖片中是一本由雷蒙德·錢德勒寫的“漫長的告別”,并附言“成功不必在我,而功力必不唐捐”。

不管怎樣,對于一個曾經滿懷抱負的劉江峰來說,重振酷派已經成為過去。(第一財經日報)

河南快3玩法中奖规则